杭州亚运会、安特卫普世锦赛是体操项目本年度最重要的国际大赛,作为巴黎奥运会前的“中考”和资格赛,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两项大赛双线作战,中国体操队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亚运会8金3银4铜,世锦赛2金3银2铜,老将强担当,新秀竞绽放。

安特卫普世锦赛吊环决赛中,两位奥运冠军刘洋、 佩特罗尼亚斯又一次“顶峰相见”。巴黎奥运周期刘洋首登世锦赛舞台,时隔9年再夺世锦赛吊环金牌,再一次“向全世界证明我的实力”,刘洋做到了。

安特卫普世锦赛吊环决赛中,东京奥运会冠军、中国名将刘洋与“老对手”里约奥运会冠军、希腊名将佩特罗尼亚斯狭路相逢,中国队另一位吊环高手尤浩也加入这场“强强对话”。刘洋再次展现了技压群雄的实力,以难度6.4的成套得到15.233的高分,继2014年世锦赛加冕“吊环王”后,时隔9年再度折桂。佩特罗尼亚斯得到15.066分收获银牌,尤浩得到14.833分获得铜牌。

“这次我的吊环成套在编排、力量动作的完成度、下法等方面都处在比较高的水准上,成套中有四种力量动作类型的编排,更全面一些。”刘洋与佩特罗尼亚斯的交锋,持续了近10年之久。期间两人互有胜负,佩特罗尼亚斯在里约折桂,拿到的世锦赛金牌数量也比刘洋多,但刘洋在东京奥运会完胜对手,这次世锦赛又在资格赛、决赛拿下“双杀”。能做到这一点,源于日积月累追求卓越的训练。“平时训练中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比较高,不能光从裁判的角度去完成成套,而是从揣摩观众的角度上如何提升表现力和观赏性,要在编排的流畅性、完成度上精益求精,力求完美。”

拿了奥运冠军之后,刘洋在心态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是面对重要比赛更加自信,不会想很多, 也相信自己平时的训练水平达到了,告诉自己没有问题。另一方面,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吊环这个项目更具观赏性,让更多人喜欢和欣赏吊环。”如今的刘洋,比赛气质没变的是杀气,但也更多了份淡定从容。他与佩特罗尼亚斯、尤浩一起比了多年,是对手更是朋友,惺惺相惜。“十年前我会认为,对手就是必须去战胜他,有一种对立关系。现在的我,对于努力去拿金牌肯定是没变的,但是在和对手的关系上,比如我和希腊选手之间,我更希望我们在竞争中能相互激励和成长, 能共同为吊环项目的发展努力,让更多人喜欢和欣赏吊环项目。”

在巴黎周期最重要的世锦赛拿到金牌,无疑提振了刘洋备战巴黎奥运会的信心,接下来的冬训他也制定了详细计划。“吊环6.4的成套肯定不够,其实我储备了难度6.6的成套,但还不是特别熟练,所以接下来要继续打磨。”世锦赛刘洋在资格赛还上了跳马和自由体操两项,跳马在完成难度5.2的侧手翻直体侧空翻转体810度时失败了,但自由体操基本发挥了应有水平。“接下来跳马要继续增加熟练性,冬训可能会尝试从810升级990,这样起评分还能提高0.4。自由体操在现有基础上尝试增加难度和完成质量,单杠也需要更加熟练、成功率更高。”

东京奥运会上,刘洋在吊环上做出“歪脖杀”令体育迷印象深刻,成为了他的标志性动作。“如果能出现在巴黎奥运赛场,我会设计一个新动作。”畅想巴黎,刘洋期待自己能有一个新招牌动作。

年初的世界杯多哈站出现连续三次掉杠的重大失误,出发世锦赛前的训练中磕到杠子掉了两颗牙,历经磨炼的邱祺缘在安特卫普世锦赛技压强敌勇夺高低杠金牌,首次亮相世锦赛就成功登上世界冠军榜。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这个翻腾在高低杠间的小精灵终成大器。

本月初安特卫普世锦赛上,高低杠决赛的竞争非常激烈。全能决赛中阿尔及利亚选手内穆尔完成了难度6.9的高低杠成套得到15.2分,邱祺缘只完成了难度6.3的成套得到14.7分,但邱祺缘和教练刘涛并不气馁,反而看到了机会。“当时内穆尔的得分领先邱祺缘0.5,但她的完成分比我们低0.1,这坚定了我们的信心,只要能高质量完成难度6.7的成套,我们就有与之一战的机会。”决赛的过程印证了刘涛的判断,内穆尔出现了连接中断,起评分低了0.2,而邱祺缘完成了资格赛、女团决赛、全能决赛三场都没有亮相的难度6.7的成套,双方起评分打平,邱祺缘以0.067分的微弱优势力压对手,勇夺金牌。

“当我上场时,我会聚焦自己的动作和要领。相信自己练了这么久,肯定没问题。”一枚金灿灿的世锦赛金牌,让邱祺缘坚定了要成为更优秀体操选手的信念。“接下来要苦练体能,上难度,弥补短板项目,争取明年在奥运会这个世界最大的舞台上为团队作更多贡献。希望大家下一次见到我时,我可以成为更完美一点的选手。”

“感谢体操中心领导和国家体操队团队给予充分信任。”刘涛告诉记者,这枚金牌的背后,邱祺缘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去年10月一次自由体操训练中,邱祺缘左腿膝盖卡住,被诊断为半月板损伤,进行了修复手术。手术完第三天,她就开始进行上肢和腰腹的训练,后面又遇到了新冠的考验,耽误了系统训练。“成套能力积累不够,因此在多哈世界杯出现了失败三次的情况。包括亚锦赛也经历了失败,这些都是我们交的学费。”即便遭遇挫折、受到质疑时,以刘涛和孙萍教练为代表的团队始终坚信邱祺缘可以成功。“我们很坚定地告诉运动员,绝对不是她在比赛中心理不够强大,而是技术没有掌握,只要技术做好了一定可以。这一年一直在学习新难度,我们一直鼓励她训练可以失败千百次,但是要从中找出最合理、最稳定的技术要领,在容易出现技术问题的地方加强训练。”

距离出发世锦赛不到一个月时,在一次训练中邱祺缘的门牙磕到了杠子上,直接掉了两颗牙。“血流了一嘴,她哭都没哭,我们马上去了医院。说起来真是有点残酷,就在我们出发世锦赛前一天,才在医院帮她把假牙装好。”刘涛告诉记者,当时磕掉的牙只找到一颗, 因为未成年人不能种牙,所以只能先带一颗假牙。“出发前我特地把她叫到世界冠军榜前,指着杨家兴的照片后面的空位,告诉她回来后你的照片就在隔壁了。她还不相信,缺着门牙看着我,结果梦想成真了。孩子真的很争气,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就 上墙 了(登上世界冠军榜)。年初让她出去比赛、见世面,这条路走对了。”

接下来,邱祺缘备战巴黎奥运会将面临更大的考验。“后面每走一步都会比现在更难了,因为对手非常强,大家也会全方位研究她。我们要立足于自己,相信自己,继续努力。”刘涛表示,通过比赛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和世界最顶尖选手的差距。“高低杠要继续冲击难度,现有难度明年不一定能冲击冠军。作为连续两年全锦赛平衡木冠军,邱祺缘在世锦赛的表现不是真实水平,明年需要大幅提升平衡木成套。自由体操、跳马会在难度上做出相应的改变,提升为团体作贡献的能力,也继续增强在全能上的竞争力。”

一曲《惊鸿》搭配国风韵味十足的舞蹈,周雅琴的自由体操甫一亮相安特卫普世锦赛就惊艳全场。周雅琴的长相也“古色古香”,气质相得益彰,如中国古代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佳人。这位首登国际大赛的“小花”,在平衡木上勇夺银牌,让世界记住了“中国风”和中国体操新兴力量的强劲实力。

世锦赛女团决赛中,周雅琴得到了平衡木全场最高分14.533分,平衡木决赛中她以难度6.5的成套拿下14.700分,仅以0.1分的差距惜败美国名将拜尔斯,获得银牌。资格赛周雅琴的自由体操完成分达到8.166分,排在晋级决赛所有选手的第二名,足见裁判对她的认可。女团决赛这套自由体操的完成分达到8.233分,又上新台阶。虽然单项决赛受到疲劳和体能稍欠的影响,最终排名第七,但是已经创造了中国选手近年在世锦赛自由体操项目的最好成绩。

“跳马算是正常发挥,自由体操自己比较满意,整体动作和质量比平时提高了不少,这个成套的曲风和舞蹈韵律都偏古风,是我喜欢的风格,节奏不是很快,这次世锦赛得到了国际裁判的认可,我很开心。平衡木给自己打8分,除了裁判认定中断连接的那一串少了0.3,其他还可以。不足之处就是动作有点慌,腿踩得还不够扎实,心理也还需要更强大一些。”点评自己世锦赛首秀的表现,周雅琴基本满意。“第一次比国际大赛,我没给自己什么压力,也不想那么多,就想完整顺下来,按照平时训练那样去做。一场比一场好,也是一种突破。”周雅琴告诉记者,在王丽明教练的帮助下,自己的心理疏导比较成功。“平衡木决赛能在拜尔斯完成那么完美的一套下来后,顶着压力上,也能比较出色完成自己的这一套,锻炼了自己的心理承受力。”

周雅琴被体操迷初识源于平衡木“惊为天人”,2020年全国冠军赛、2021年陕西全运会她都拿下了平衡木金牌,但她也一度被别人称作“单项选手”。为此周雅琴默默努力,不断精进其他三项的水平。虽然17岁才走进国家队,相比其他队友晚了一些,但是她努力追赶。“平时的训练中多努力一点,朝着一个目标多跨几步。积极配合教练给出的方案和指导,就会离她们更近一点。”周雅琴逐渐在自由体操上取得长足进步,今年全国锦标赛勇夺自由体操金牌。

今年冬训,周雅琴将继续努力。“平衡木可能会对编排进行调整,想再学点动作,去冲起评分更高的难度套。高低杠计划把难度提升0.5左右,跳马希望明年能升级出720,比赛能用上一场。自由体操也有把难度提高0.2的储备,继续提升完成质量。”

即便在世锦赛有令体操迷惊艳的发挥,周雅琴对于巴黎奥运会的态度仍是积极努力、顺其自然。“对于奥运会内心肯定非常期待,但还是要平静对待巴黎前的一切事物。前期要把自己的成套、自身能力提升,选拔的时候能选上最好。以前也经历过想很多但是比赛出现失误的情况,这次自己不想那么多,不想犯同样的错误。”在周雅琴看来,做好自己、顺其自然,她在世锦赛上也是这种心态。“毕竟刚来国家队没多久,自己还是要更努力一些,不管能不能选上奥运阵容,起码自己努力过了。如果结果很好,那就是给自己的一个小惊喜。”

比完亚运会体操单项决赛当天,林超攀就星夜兼程从杭州奔赴安特卫普,充当体操世锦赛“救火队员”,助力男团拼下一枚分量极重的银牌。“为国而战我义不容辞”,林超攀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杭州亚运会与安特卫普世锦赛“撞期”,因此国家体操队早早就确定了派出两套阵容、力争双线作战连战连捷的目标,而派去世锦赛的男队阵容新老结合,并非全主力参赛。由于抵达安特卫普后,男队出现突发伤病,征战亚运会的林超攀在9月29日单项决赛开始前的三四个小时,接到了队里的通知,当日比完赛后他就要即刻启程前往比利时。

“我接到消息之后就马上收拾好行李,然后带行李去比亚运会单杠决赛,从赛场直接去了机场。”回顾刚接到通知时的心情,林超攀表示,自己没有一丝迟疑。“我的家人都来赛场了,爱人带着孩子,本来想的是比赛结束和她们聚一下。但是接到要去世锦赛的通知后,我的内心也没有波动,我想的就是舍小家为大家。只要中国体操队需要我,我义不容辞,保证完成任务!”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旅途,林超攀在中国男团比资格赛的当天上午抵达布鲁塞尔,再乘车前往下榻的酒店。第二日在训练馆进行了简单的训练,第三天就踏上了男团决赛赛场。“去国外比赛确实存在时差的问题,也没有赛台机会适应器械,有一点担心自己发挥不出训练水平。当时想的就是放手一搏,要给自己充分的信心。”男团决赛上,中国队一扫资格赛仅排名第八的阴霾,一项项稳扎稳打,最终仅以微弱劣势不敌全一线主力出战的日本男团,收获一枚宝贵的银牌。“他们说我来了,给他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其实这个团队少了谁都不行,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要比出气势来。”作为大赛经验丰富的老将,林超攀的到来给队伍提供了重要助力,连续征战两场大赛都实现了稳定发挥,这也振奋了林超攀自己的信心。“这么艰难的情况下都能完成这样的任务,我相信以后的比赛也不会有比这次更难的了。”

其实安特卫普对于林超攀有着特殊意义,因为10年前他正是在这里,第一次成为世界冠军。“2013年世锦赛也是在安特卫普,同一个比赛馆,再次来到这里感觉很亲切,也感到了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十年就过去了。”故地重游,林超攀还遇到了老朋友。“我在赛场也看到了内村航平,他现在是日本队的教练,我跟他寒暄了几句,这是十年前我们一起比赛的地方,大家都很感慨,一起合影留念。”

十年过去了,安特卫普见证了林超攀从青葱少年到踏实老将的成长蜕变,也是这次世锦赛的难忘经历,让他坚定了备战巴黎的信念。“其实从东京奥运会比完, 一直到这次亚运会和世锦赛,我才感觉信心重塑起来。去年我整体的状态很不好,受到伤病的影响,内心的波动也比较大,也想过退役不练了。经过亚运会和世锦赛,感觉到自己还能承担,也希望明年能争取到参加巴黎奥运会的机会。”赛后经过短暂休整,林超攀就将全身心投入冬训。“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加把劲去改进和提高,不论是成套编排,还是动作质量和稳定性,我会继续加油!”

三金王,全能突破89分,杭州亚运会张博恒的表现可谓出彩。“亚运会最大收获是自信,突破了自己,为巴黎奠定了基础。”张博恒对自己也足够认可,并不完全因为成绩,更因为克服伤病顽强拼搏的过程。

男子全能决赛得到89.299分夺冠,对张博恒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得分刷新了个人运动生涯新高,这无疑是一个含金量极高的冠军。六项中除吊环外,其余五项均排名全场第一,吊环也仅落后世锦赛冠军、队友兰星宇而排名第二。“能在分数上实现自我的突破,是平时训练日积月累的结果。”张博恒表示,自己在赛前腰部出现了一些伤病反应,有两周时间没有系统训练。“体能不是特别充沛,赛台也出现了状况,当时心态有些小波动和忐忑,但还是坚定了信心去比赛。在全能决赛最后一项比单杠时,心态调整得不错,就是彻底把自己放下,不去想哪个动作怎么做,而是上去就做。”

作为全能选手,张博恒还跻身自由体操、鞍马、双杠、单杠四个单项决赛,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虽然前三项决赛未能夺金,但张博恒在最后一项单杠决赛中,以全场最高难度6.4的成套拿下15.100分,加冕杭州亚运会体操赛场唯一的三金王,可谓完美收官。“单杠决赛可以给自己打10分,虽然单杠是我全能中的强项,但是不稳定性因素很多,又在最后一场,是我在亚运会的第16套动作,我感觉自己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当然,在前面比的自由体操和鞍马决赛出现了一定失误,需要好好反思。”

虽然亚运会缺少了另一位世界顶级全能高手日本名将桥本大辉,而桥本在随后进行的安特卫普世锦赛拿下男子全能金牌,但张博恒用突破自我向世界宣告,自己将是明年巴黎奥运会男子全能金牌的最有力竞争者。两人交映生辉的“双子星之战”,也势必成为巴黎奥运会备受瞩目的焦点之战。“对于明年的展望,更多的是兴奋。”张博恒表示,亚运会给自己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也积累了综合性运动会的大赛经验。“自己还有很多继续提升的空间,冬训要继续进行动作的升级,我将以更好的状态、更强的信心去准备巴黎奥运会。”

无论是全能决赛克服失误阴影奋起直追,还是单项决赛振奋精神勇夺自由体操金牌,杭州亚运会上的章瑾像一个英勇的战士,诠释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中华体育精神,更诠释了“大姐姐”的责任与担当。

“第一场团体决赛我顶下来了,但是准备工作可能还欠了一些,所以在全能决赛出现了问题。”回顾亚运会比赛,章瑾复盘了在全能决赛高低杠摔下三次,如何调整心态比好单项决赛并勇夺金牌。“教练帮助我解决困难,处理心理问题,然后比了单项决赛。这是我在洲际综合性运动会的第一枚单项金牌,也是自己练体操这么多年的一个好的答卷。”

与之相伴十年的张海燕教练,是最懂章瑾的人。“全能决赛高低杠失败,她是非常失落的,我帮她分析了比赛中出现问题的原因。第一项跳马没有跳到一个自己满意的水准,她把情绪和思想带到了第二项高低杠,这是她最弱的项目,没有完全准备好,没有扔掉前面比完的结果,集中度没有达到要求,掉了三次,直到下法才醒过来。”张海燕告诉记者,这样的失误使章瑾受到了重创,但是想到教练跟她说的,要把比赛当成一堂训练课,放平心态,走好过程,因此在随后的平衡木和自由体操上,章瑾发挥出了自己的极致。“虽然我没有去亚运会,但是特别能感受到那种氛围,教练们把每个队员都当成自己的孩子。特别感谢国家队教练团队,徐惊雷、何花、陈继伟、陆斌几位教练,没有他们细心的照顾和帮助,章瑾就不能完成好任务。能从失败中站起来,也与教练们的鼓励分不开。作为队长,孩子们叫她姐姐,也激发了她的使命感、责任感。”

作为东京奥运会中国女团主力之一,章瑾在巴黎奥运周期已经是大队员了,在传统意义上过了女子体操运动员的黄金期。“章瑾不是天赋好的运动员,没有其他优势,就靠用心和踏实。这个过程确实不易,大概有两三次章瑾会想放弃,我一点都没给她想的余地,我跟她说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她会到训练馆外的小休息室或者取镁粉的地方,进去擦擦眼泪,然后出来接着训练。”张海燕对章瑾的要求格外严格,曾有一段时间,章瑾每天带着吴然唱国歌,念一句“祖国在我心中”。“体操馆墙壁上有一面大国旗,每次有什么情绪,遇到什么困难,我就跟她说看看国旗,荣誉不是轻易得来的。我会告诉她,取得好成绩你最多只能开心和骄傲三天,因为你还要再练下去,如果你还继续骄傲,那就是下坡路在等着你。大家都会说我对她很严厉,但是只有我知道,很多话我说出来了,能帮助她排除心里的垃圾,她就不想那么多了。”

如今章瑾已经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奥运备战中,“马上进入冬训了,自己一定会加油,和妹妹们一起备战。”章瑾说。张海燕也已经对标安特卫普世锦赛,给章瑾设计好了继续提升的计划。“跳马要把质量提升,虽然有冢原720但完成分还不够,另外要有第二跳。自由体操完成分同样不足,希望她以世锦赛自由体操第三名的水准要求自己,5.7的起评分争取拿到13.8分。平衡木下法要找回之前的难度,争取提升0.5的起评分。高低杠也计划发展难度,将成套难度提高到5.4至5.5分。”

在杭州亚运会之前,只有资深体操迷会对左彤有比较深刻的印象,最早她曾在陕西全运会拿下自由体操银牌。但当她以黑马之姿勇夺亚运会女子全能金牌后,这个漂亮女孩凭借在赛场上“又美又稳”的气质,“收割”了一大批体育迷的心。

“能拿金牌自己非常开心,其实比赛中我非常紧张。”亚运会女子全能决赛中,当夺冠希望最大的章瑾失误,中国队冲金的所有压力都落在左彤肩上时,她顶住了,勇夺金牌。“当时我很害怕,但是不断对自己说不能放弃,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刚满17岁的左彤,进入国家队才满一年,但成长的速度惊人。“以前我的能力比较差,比赛时又紧张,所以动作有点掌握不了。进了国家队之后,教练们一直帮助我,身体能力和成套动作的完成质量方面一直在提升,训练结束后队医们也很辛苦地帮助我恢复和治疗。一路走来有很多不易,感谢一直帮助和支持我的人。”

国家体操队徐惊雷、陆乐两位教练,一路看着左彤成长。“在亚运会备战过程中,对于全能金牌没有过多去想,主要以备战女团比赛为第一任务,因为左彤的成套难度不算大,对她的要求是稳定为主,在团体比赛中发挥出自己最好水平。”陆乐告诉记者,左彤在训练中积累了一定水平,全能决赛也发挥得比较稳定,为最终夺冠奠定了基础。“徐导在比完团体后就前往安特卫普指导世锦赛队员参赛,走之前也交待左彤要放下包袱去比全能,不要对结果有想法,就是比好自己,一项项咬住,把过程走好。”亚运会期间左彤生病,在徐惊雷教练严谨的计划安排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确保了参赛状态和能力始终处在较好的水平。

左彤进入国家队仅一年时间,刚进队时她的能力较弱,两位教练在帮助左彤提升能力上下了功夫。“帮助她在多个成套上都更新了编排,把存在不稳定因素的动作去掉,提升了成套的成功率,也降低了思想上的负担,比赛中的成功率就高了。”对体操项目来说,女孩子处在生长发育阶段时,如果训练达不到要求,身体能力就会减退,影响训练和比赛。“对于一些能力强的孩子来说,发育期的影响可能不太明显,但对于左彤格外明显,一旦能力下降,完成成套成功率和质量就会有明显的变化。”陆乐表示,为了弥补左彤能力上的短板,徐惊雷教练设计了突出专项能力、绝对力量和心肺功能于一体的全方位训练计划。“左彤刚来的时候腰和手腕都有伤病,通过力量训练等方式方法保证了她的训练质量,有效控制了伤病,对后面的备战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在备战亚运会的赛前训练中,两位教练更注重对左彤成套成功率的训练,进行抗压训练,帮助她提升心理抗压能力。“对举手套的要求就是必须成功,是我们训练的思路和方向。比如今天的计划要求四项连成,进行一轮或者两轮训练,准备活动结束后举手,必须一次成功,这是一种接近实战的心理抗压训练。比赛时运动员高度紧张,只有成套非常熟练,心理也不产生变化,才能确保成功。”陆乐说。

看过杭州亚运会体操比赛,资深体操迷对邹敬园最大的感受就是“踏实”。在绝对强项双杠上,邹敬园拿出 “基础套”就足够碾压所有对手;而在吊环上邹敬园勇敢“试错”、挑战极限,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对自己更有数了”。邹敬园“有数”=体操迷“放心”,是个等式。

作为双杠项目东京奥运会冠军,邹敬园用实力轻松碾压所有对手,他在亚运会拿出难度6.5的成套,两次得到了这一难度价值所能得到的“巨分”15.933分,这个分数是杭州亚运会10个单项决赛中的最高分。“6.5这套是一个基石。”邹敬园在训练中完成过难度高达7.1的成套,赛前队内选拔测验时他使用6.9的成套也是稳稳拿下16+的超高分,之所以在亚运会使用6.5的成套,更多是为保障团体成功率最大化。“成功率很重要,亚运会要实现为巴黎练兵的目的,亚运会543、奥运会533的赛制,给出的容错空间几乎没有。”邹敬园的双杠达到了令对手称奇,转而尊敬和崇拜的地步,在他准备下台时,下一个上场的韩国选手尹真星忍不住边鼓掌边登场准备,他下台后,在他之前完成比赛的日本选手谷川翔主动与他交流并分享比赛心得。

可以说双杠上的绝对优势,让邹敬园有足够的资本“躺平”,但他偏爱挑战极限,或者说这才是他成就竞技体育顶级王者的根本原因。在吊环决赛中,邹敬园冲击了难度高达6.5的新成套,结果失败了,没有获得理想的分数,但他敢于在大赛勇敢“试错”、挑战自我,勇气和胆识过人,更重要的是给自己接下来的备战指明方向。“吊环我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看到自己的极限在哪,挑战失败了之后心里有数了。冬训距离巴黎奥运会很近了,我应该用什么难度,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心里有数是很重要的。”邹敬园说。

去年世锦赛将“倒十字慢落下至倒悬垂慢压上成锐角十字”命名为邹敬园十字,今年大运会资格赛又命名了“倒十字慢落下至倒悬垂压上成水平支撑”的新动作,有两个以邹敬园命名的吊环动作在手,邹敬园的“有数”只会更让体操迷“放心”。

“亚运会是一个过程,奥运会才是巴黎周期最重要的目标。”杭州亚运会前邹敬园就表示,希望自己能稳定发挥,多体会一下综合性运动会的感觉,为明年巴黎奥运会积累经验并做好充足准备。冬训中邹敬园将继续追求卓越,向着巴黎奥运会目标稳步迈进,“除了双杠、吊环冲高分,也希望在鞍马上为团体作更大贡献。”相信邹敬园言出必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