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的繁华区特雷舍维尔区的一条主要高速公路上,人们在车流中穿梭,试图向你推销你能想象得到的一切。

小贩们绕过汽车引擎盖,敏捷地避开摩托车,从窗户的小缝隙里拿出太阳镜、枕头、牙签、香水、足球、袜子、地毯和照相机。穿着传统服装的女人们脚穿凉鞋在柏油路上走过,为你供应花生、水果和当地美食,一个男人则推着一辆巨大的木制手推车,在拥堵的车辆中漫步。

一个人脸俯视着所有的疯狂。科特迪瓦的象征人物塞巴斯蒂安-阿莱的面孔出现在广告牌上,为各种产品做广告。这位效力于多特蒙德的前锋,在城市的各个地方都可以看到——除了最需要他的地方:球场。

由于脚踝受伤,阿莱目前没有参加比赛,但东道主的阵容中仍然有诺丁汉森林的桑加雷、前阿森纳边锋尼古拉斯-佩佩和勒沃库森后卫克斯索诺。

在以2-0完胜几内亚比绍强势开局后,科特迪瓦就陷入了危机。他们0-1不敌尼日利亚,0-4被赤道几内亚击败,主教练加塞特因此被解雇。尽管如此,东道主作为最好的小组第3进入淘汰赛,将迎战卫冕冠军塞内加尔。

科特迪瓦曾想用曾在2015年带队夺得非洲杯冠军的埃尔韦-勒纳尔取代加塞特,但这个尝试在周四失败了。勒纳尔现在是法国女足的教练,要离职需要得到法国足协的许可,但没有得到批准。科特迪瓦足协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否认与勒纳尔有过接触。

这意味着在一场几十年来最重要的比赛之前,科特迪瓦没有主教练和队内明星球员。

周二上午,在科特迪瓦被赤道几内亚羞辱几小时后,The Athletic抵达博瓦尼国际机场。那场是科特迪瓦在主场遭遇过的最大比分失败,也是他们自1984年以来第一次在非洲杯小组赛中输掉两场。

球迷们穿着明亮的橙色衬衫,脸上带着沮丧,无精打采地四处踱步。他们仍然有很大机会晋级淘汰赛,但气氛却十分沉闷。“非洲之象完了!”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亚历克斯说道,随后迅速换了话题。

当晚,当冈比亚2-1领先喀麦隆时,一家当地酒吧的顾客开始在街上奔跑、庆祝,因为这意味着科特迪瓦将晋级淘汰赛。几分钟后,喀麦隆完成了惊人的逆转,以3-2获胜。随着饮料被扔掉,人们纷纷回家,现场陷入了沉默。

周三,摩洛哥1-0战胜赞比亚,确保了科特迪瓦进入16强。“谢谢,摩洛哥”的喊声弥漫在空气中,人们跳舞,互相祝贺。

40年来第一次举办非洲杯是为了展现这个国家。他们为此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7.87亿英镑),包括建造了4个新体育场、翻新了两座。政府还把钱花在了修路,以及升级酒店、医院和机场上。

2023年4月,科特迪瓦政府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了价值35亿美元的贷款,其中一部分资金被用于承办非洲杯比赛。他们投入了如此之多,以至于在小组赛阶段被淘汰将是一场灾难。

“我不知道赤道几内亚怎么能以4-0击败我们-——这难以置信。”当地广播记者雅库布-特拉奥雷告诉The Athletic。“那是一个悲伤的日子,是我们历史的耻辱。”

“但摩洛哥是我们的朋友。这个资格来自上帝,现在一切皆有可能。塞内加尔是本届世界杯上表现最好的球队,但小组赛与淘汰赛不同。这是一场我们必须赢的比赛,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进步并打败他们。”

特拉奥雷是科特迪瓦顶级球队ASEC含羞草队的记者。该队的训练场设在姆普托,靠近广阔的埃布里泻湖。

含羞草队与一家酒店共用一处场地,走过守卫森严的大门后,穿着印有该队队徽的polo衫的服务员会跟你打招呼。酒店的接待处和俱乐部的办公室,被一条小路和一条细长的红白胶带隔开。这里有一块草地球场和一块用铁网围起来的人造草皮场地,更衣室上的黑色油漆由于烈日而褪色。

球场的设施可能看起来很简陋,但这家俱乐部却培养出了一些科特迪瓦历史上最优秀的球员:亚亚-图雷、科洛-图雷、萨洛蒙-卡卢、埃布埃和热尔维尼奥等人,都是在米莫萨斯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的,然后才在欧洲崭露头角。

那一代球员,以及前切尔西和马赛前锋德罗巴,让科特迪瓦在2006年首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并参加了接下来的两届世界杯。他们在连续的5届非洲杯里都至少进入了四强,其中在2015年夺冠。

除了在国家队取得的成就之外,这些人也是全球的超级巨星。德罗巴与切尔西赢得了欧冠,科洛-图雷是阿森纳英超不败阵容的成员,而亚亚-图雷则与巴塞罗那和曼城都赢得了多项冠军。

特拉奥雷说:“这一代并不差,我们仍然有优秀的球员。我们有布莱顿的西蒙-阿丁格拉,曾效力于巴塞罗那和AC米兰的凯西。问题不在于战术,而在球员们的心态问题。”

“赤道几内亚进球时,加塞特(把手放在脑后),这很糟糕。他没有用合适的语言来激励球员。我们需要像狼狗一样踢球,要有勇气。”

如果你对球迷说出加塞特的名字,反应可能不同,但感觉是一样的。在阿比让文化宫对面街角一个橙色遮阳伞下卖手机SIM卡的理查德用舌头轻点了一下牙齿表示不尊重,出租车司机杜姆比亚挥手表示不屑一顾,酒吧招待也是把大拇指朝下。

加塞特的助手埃梅塞-法耶(Emerse Fae)将在盖伊-德梅尔和索尔-班巴的帮助下,带队参加剩余的比赛。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费埃曾代表法国青年队出场,后来加盟科特迪瓦。2022年5月,他成为了科特迪瓦U23国青队的主教练,现在被赋予了成年国家队的责任。

2007-08赛季在雷丁和法耶一起踢球的迈克尔-杜贝里告诉The Athletic:“他(法耶)比较沉默,在场内外都不爱说话。他是从南特加入我们的,在南特他待了很长时间。

“他和当时也在队里的卡利法-西塞关系很好,但西塞在他们两人中更外向。他和吉米-科比关系也很好。他似乎很矜持。当时如果你问我‘你认为他未来会执教吗?’我会说:‘不,完全不会。’他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

法耶的任务,是激励科特迪瓦在周一晚上在雅穆苏克罗查尔斯-科南-巴尼体育场战胜塞内加尔。塞内加尔是唯一在本届比赛中100%胜率的球队,也是目前进球数第二多的球队(8个)。两年前的非洲杯,阿利乌-西塞的球队仅仅在击败喀麦隆的比赛里丢了两球。卡塔尔世界杯,他们也进入了16强。科特迪瓦要想闯入2月11日的决赛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果阿莱能参赛,将是一个巨大的帮助,而布莱顿的边锋、在对赤道几内亚一战作为替补出场的阿丁格拉,可能会从腿筋受伤中恢复。

福法纳、桑加雷和凯西是一组勤勉的中场组合,但缺乏创造力。这意味着加塞特在球队需要魔法火花的时候把扎哈留在家里的决定,看起来是个错误。

“科特迪瓦有天赋,但我们需要战斗精神来自我提高,为什么不能赢下这场呢?那(如果赢)将是令人惊奇、难以置信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