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的传奇在继续,自律作为一个重要的人设标签又一次被加粗,最鲜活的解读素材,就是他在赛前新闻发布会。可口可乐的股价随后应声下跌,吃了亏的赞助商只能暗暗找欧足联吐苦水,绝不敢对身拥亿万粉丝的C罗发难,企业随后的表态很温和,“球员有选择饮料的权利,我们的产品里也包含无糖可乐和水。”

有样学样,博格巴在法德战赛后新闻发布会又移走了喜力啤酒,附带一个充满喜感的表情。博格巴要立什么人设?参照他在场外的新闻,我觉得他跟巴洛特利可能有相似的脑回路,可能不喜欢喜力啤酒的味道吧,为什么不是夺命大乌苏?亦或是,为什么直接上酒,不先拍盘黄瓜?

关于可乐、啤酒和足球,其实有过美好的广告记忆。百事可乐邀请一众巨星演绎的西部大片是经典,喜力啤酒协奏欧冠交响乐是经典,辨识度不输足球场上的名局。下半夜的球尤其碰上平淡乏味的剧情,你让我就着白开水看?不但要喝可乐啤酒,我还要啃鸭脖呢。足球自然有精神内涵,但属性也是一种视觉快消品,难道倡议拒绝熬夜看球不是更好的健康建议么?向可乐和啤酒说不,多少显得有些矫情。

这里不是想讨论选择自由,聚焦点还是规则。镜头里的可乐和啤酒,也是合同上的白纸黑字,C罗和博格巴大可在私人或者公益场合宣扬他们的餐饮理念,但不该是在欧洲杯的新闻发布会。疫情背景下,一届大赛的运转更为不易,它由方方面面的角色砥砺前行,球星是主角,配角也应该得到尊重。拿掉可乐瓶和啤酒瓶的行为,无异于足球场上一次粗暴的犯规。放眼国内,孙杨遮标、易建联脱鞋,都曾一地鸡毛,体育产业的形态更为初级,规则和意识也需要更有效的引导。

砸赞助商的饭碗,本质上也是砸球员这个群体的饭碗。身处高位的C罗、博格巴,就像娱乐圈功成名就的视后影帝,他们可以高谈艺术,以苛刻的眼光挑剧本,但也不能鄙视十八线小演员为了生存去接烂片啊。有一段影像对C罗很不利,出道初期尚且青涩的时候,他也曾经笑容灿烂手持可乐瓶拍过广告。

说到足球广告,除了快消品,另一个大类是博彩,势力更大,盘错更为复杂,比起健康问题,似乎危害也更大。今年欧洲杯难得有一个好段子,“最近有一个新的骗局,22个人在电视里踢球,然后你账户里的钱就没啦。”要是哪位巨星之后在公开场合指着博彩商标高呼“珍爱生命远离赌球”,我倒敬他是条汉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