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美国7月ISM制造业指数逊于预期并接近年内低位,并且叠加新冠Delta变种毒株在全球继续加速传播,8月2日,国际油价大幅回落,WTI9月合约日内最深跌幅达4.6%,最终收盘至71.49美元/桶,当日跌幅3.14%。

而布伦特原油期货最深跌3.09美元或跌4.1%,当日低至72.32美元,日内接连跌破73-75美元三道关口,创7月22日以来的一周多低位,最终收盘于73.24美元/桶,当日跌幅达2.63%。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疫情影响因素外,油价下跌也与OPEC在7月增产量创一年多最高有关。

根据供应管理协会(ISM)的数据显示,随着支出从商品转回服务,以及原材料的持续短缺,制造业增长速度连续第二个月放缓。7月ISM全国工厂活动指数从6月的60.6下降到59.5,是今年1月以来的最低读数,美国制造业显示出经济有放缓的迹象。

8月的第一个交易日,国际油价全线走低。在美国令人失望的经济活动数据、对德尔塔变种传播的担忧以及欧佩克+产油国产量增加的重压下,资金开始流出原油市场。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 LLC总裁Jim Ritterbusch表示,能源期货市场仍对生产和消费放缓表示担忧,因美国多个地区和海外多个国家的新病例数再次上升。

正是由于全球新冠感染人数激增,也使得市场投资者担忧新冠肺炎病例的增加会提高新一轮封锁的可能性。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7月30日,美国单日新增病例超过10万例,是自今年2月以来的最高单日数字。大多数新病例都是未接种疫苗的人,这促使公共卫生专家再次敦促更多群体接种疫苗。

7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外表示,过去一周全球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接近400万例,如果按此趋势发展,未来两周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将超过2亿例。据介绍,病例数据的快速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高传染性的德尔塔毒株引起的。7月31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显示,30日当天全美报告新增病例数突破10万例,是今年2月7日以来的单日增幅最高纪录。

以加州为例,据记者了解,在6月正式解禁开放后,很多被憋坏了的加州居民们开始了报复性消费和出游,但随之而来的是新冠感染人数的直线上升。据美国CDC的数据,加州在7月份新冠确诊病例翻了近一倍,近两周来单日新增都在万人以上。

而从7天测试率阳性指标来看,形势更加不容乐观。6 月 15 日,加州禁令解除的那一天居民的7 天测试阳性率仅为 0.9%,但7月30日已经达到了6.4%。

整个加州地区都重新回到了一片红色之中。而旧金山湾区作为加州人口最集中的地区之一,自然也成为了高风险区域,其中San Francisco、 Alameda、Contra Costa三个区域出现了超高传播率。

在过去一周,硅谷的Contra Costa住院的患者人数翻了一倍,整个7 月份确诊病例增加了 400% 以上,医院目前人满为患,其病例激增的罪魁祸首就是变异“毒王“Delta。在湾区卫生部门发布的声明中也明确指出,这次口罩令主要针对的就是Delta病毒。

数据显示,目前全美82%以上的新冠新增病例都是Delta所致,在过去一周湾区新增的病例之中有一半以上都是感染的Delta。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上周五发布的一项最新研究更是让人心惊胆战。报告指出,Delta 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和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一样容易传播,Delta 的传播性与水痘差不多,每个感染者平均会感染 8 -9 人,并似乎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期货市场投资者李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期市场对新冠病毒德尔塔变体以及经济是否见顶的担忧,这些问题让投资者感到紧张不安。而且,在欧美一些国家的经济评估中,对于肆虐全球的德尔塔毒株对经济影响判断明显滞后,如荷兰国际集团日前表示,随着疫情防控措施逐步放松,欧洲主要经济体状况有所好转。

该机构预计,尽管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蔓延仍在继续,供应链紧张状态也将持续对欧洲经济构成风险,欧洲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度仍将保持增长势头。有关预测显然低估了德尔塔毒株疫情的发展,荷兰近期已宣布收紧防疫措施,而法国已经在考虑重新采取宵禁等措施,病毒在欧洲多国正迅速扩散,对经济复苏的影响远未消退。

除了德尔塔毒株影响因素外,近期欧佩克一直在持续增产。据悉,欧佩克+上个月同意从8月开始每月增产40万桶,直到明年取消现有的限制。据《MarketWatch》报道,欧佩克成员国7月份的日产量增加了61万桶,达到了2672万桶。

有分析指出,在当前原油需求前景不稳定的情况下,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产油国联盟已经于7月大幅提高石油产量。据路透社基于多方来源统计的市场供应数据,OPEC 13个成员国的石油产量在7月上升到2020年4月以来的15个月最高值,日产量为2672万桶,较6月增加了61万桶。自2020年6月以来,除今年2月外,每个月的产量都在增加。

彭博社综合油轮追踪数据也证实这一现象,沙特、科威特、阿联酋7月的石油出口量都增至多月高位,突显出全球市场不确定之际OPEC+正高调回归。其中,沙特7月石油装货量较上月增加64万桶/日,达到640万桶/日,创2020年12月来新高;科威特装货量增加27.6万桶/日,创去年4月来新高,阿联酋出口量也达到去年8月来最高。

俄罗斯也在7月份增加了石油产量,为3个月来首次。根据能源部的初步数据,生产商上个月生产了4424万吨原油和凝析油。根据每吨7.33桶的转换率计算,约为每日1046万桶,比6月高 0.3%。对此,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于7月30日表示,俄罗斯石油产量预计将在2022年5月达到1050万桶/日,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他还表示,俄罗斯有潜力让石油产量在2022年5月后的10个月就达到1150万桶/日。

对此,光大期货分析师钟美燕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目前油价来看,整体反弹驱动看宏观,一方面是疫情对市场情绪的影响,国内疫情的多点出现影响了阶段性的出行需求,国内成品油价格表现有所回落。另一方面是政策端保供稳价,尤其是保证能源安全下,对新能源发展的替代思考也会令中期石化需求有影响。

钟美燕表示,短期逻辑变化是,上周出现持续反弹后的调整,进一步需看海外库存数据是否强劲去库。宏观数据令市场开始关注到上游分项数据,高价带来的上游高利润的聚集,中下游企业利润下降,对原料端形成成本抵触,降低采购意愿。此外,美国方面,基建计划有待达成,但对市场短期提振有限,市场仍担忧在持续通胀后美联储进行政策的边际收紧。油价因此从单边上涨趋势切换到震荡模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